头部左侧文字
头部右侧文字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C6Y217 > 正文

财富的起源:什么是财富?财富是如何产生的?如何创造更多财富?

作者:admin 日期:2019-11-16 分类:C6Y217

原标题:财富的起源:什么是财富?财富是如何产生的?如何创造更多财富?

适者生存-阅读“财富的源泉”

沈连涛:香港大学亚洲全球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香港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前主席

最近,我读了一本好书,“财富的起源——进化、复杂性和经济学的彻底改造”。作者埃里克·贝霍克(Eric Beinhocker)是牛津大学新经济思想研究所的负责人,圣达菲研究所的外部教授,也是麦肯锡的高级顾问。在他的书中,他总结了经济学研究的最新成果,并得出结论,市场是一个不断进化和自我调整的系统。这与达尔文的自然“适者生存”定律非常相似。

作者贝恩霍克(Bainhocker)试图解释价值与人类基本需求密切相关的观点。例如,达尔文认为人类进化是一个不同个体争夺资源并自我繁殖的过程。过去,权力和财富使许多男人能够吸引许多异性,从而确保优秀基因的生存和繁殖。从这个意义上说,财富是有价值的,因为它有助于实现人类的生存愿望。

正是基于这一认识,为了生存,人类经常根据适应模式调整自己的行为。这引发了一种新的经济理论,即所谓的“复杂性经济学”。这本书很好地解释了这个理论。

根据《财富的起源》中的逻辑,许多新古典经济理论经不起推敲。例如,我们用来评估市场回报和风险的各种模型(如马科维茨的资本资产定价模型),甚至市场是随机游走过程的假设都可能是错误的。阿维纳什·佩绍德(Avinash Persaud),前金融学教授,现基金投资和风险顾问主管,对传统金融理论有一些独特的评论。在他看来,首先,马科维茨的模型通常假设只有一个投资者使用这个模型,而在实际市场交易中,许多交易者可能会使用同一个模型,这往往会导致所谓的“拥挤交易”,最终市场波动性远远大于理论预测。其次,利用衍生品转移风险也可能加剧市场波动。因为对冲基金不是风险吸收器,而是风险交易者。一旦他们发现自己持有的资产风险太大,比如次级抵押贷款债券,他们就会迅速转手逃离,这无疑会增加市场的波动性。第三,投资者和投资工具的行为特征会带来风险,这意味着我们既要看投资者的行为,也要看他们使用的投资工具,这两者都会导致风险状况的迅速变化。

传统经济理论认为市场总是有效的,但这不一定是真的。复杂性经济学理论认为,金融市场是一个由相互竞争的交易策略组成的进化生态系统。市场是一个高级处理器,可以有效地整合市场参与者分散的信息。然而,由于不同的交易策略和相互竞争的复杂行为模式,市场仍可能剧烈波动。市场中存在复杂的反馈机制,许多专业投资者总是期望那些个人投资者的平均预期会发生变化,因为后者的行为会导致市场波动,并在存在明显泡沫的市场中引发剧烈的市场调整。

复杂性经济学可以更好地解释动量交易,投标市场也是路径依赖的。这一理论框架显然更加实用,因为没有投资者拥有完美的信息、零交易成本和无限的资源。相反,大多数投资者只有非常不完善的信息,极高的交易成本和相当有限的资源。如果交易受新古典理论的指导,你需要使用无穷无尽的资源来支持重要的市场决策。这正是LTCM早年的故事。俄罗斯在1998年违约,债券市场偏离平均水平15个标准差。然而,长期资本管理公司使用的模型只考虑了4个标准差的波动。最后他们坠毁了。同样,许多华尔街公司仍然崇拜基于有效市场理论的模型,导致次贷危机后的严重损失。

复杂性经济学的分析更接近我们对现实生活的观察。因为市场是由不同策略之间的竞争驱动的,所以你需要知道市场上的其他投资策略和你自己的有多不同。

在过去的许多年里,新兴市场和发达市场之间的相关性相当弱。时代变了。今天的商品和服务贸易已经全球化。市场比过去联系更加紧密。许多投资者有相似的投资模式。这解释了为什么中国国内市场的价格开始受到国际市场价格的影响。反过来,中国国内价格的波动也会对国际市场产生一些影响。市场不仅相互关联,而且相互影响。

展开全文

随着越来越多的外国投资者进入国内市场,国内投资者也需要考虑这些外国投资者的想法。同样,当本地投资者开始投资海外市场时,他们需要认真考虑自己的投资策略和海外市场策略。这是“适者生存”的过程。所有投资者都必须从他们所犯的错误和吸取的教训中吸取教训,并及时改变他们的投资策略,否则他们将无法在市场中生存。

市场是残酷的,如果你的策略出错,你将会受到惩罚。另一方面,如果你的策略有效且有竞争力,那么你可能“赢得一切”。这是原始丛林法则的真实表现。

什么是财富?财富是如何产生的?如何创造更多财富?

陈进是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和著名的创新管理科学家。

什么是财富?对马赛人来说,财富是用牛的数量来衡量的。对于我们的读者来说,人民币、美元、英镑、欧元、日元或其他货币被用作衡量标准。200多年前,伟大的经济学家亚当·斯密(Adam Smith)指出,在整个历史过程中,人们使用各种标准来衡量财富:“在早期社会,牛被用作一般的商业媒介;在印度的一些沿海地区,人们常用的媒介是某种贝壳。纽芬兰是干鳕鱼;弗吉尼亚是烟草;美国的一些西印度殖民地是糖……”

正如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一书中所说,财富不是一个固定的概念。事物的价值取决于其他人在特定时间点支付的意愿。对于那些用金钱衡量财富的人来说,财富甚至是一个稍纵即逝的概念。大多数发达国家的人从未见过或接触过他们的大部分财富。他们努力存钱的钱只存在于银行电脑的电子信号中。然而,这些幽灵信号可以通过刷信用卡或点击鼠标转换成可以触摸的物体,比如牛、鳕鱼、钉子或任何他们想要或有能力购买的东西。

财富最初来自哪里?人们头脑中的汗水和知识是如何创造财富的?为什么随着时间的推移,世界变得越来越富裕?人们是如何从牲畜交易变成微芯片交易的?这一系列问题将最终引导我们找到一个关于财富的最重要的未解之谜:人们如何才能创造更多的财富?

我们可以在狭隘的利己主义基础上提出这个问题,但我们也可以提出一个更大的问题,那就是,我们如何增加社会财富?管理者应该如何发展企业,为人们提供更多的工作和机会?政府应该如何发展经济来解决贫困和不平等的问题?

我最近读到的牛津大学新经济思想研究所所长埃里克·班霍克的《财富的起源》讨论了:什么是财富?财富是如何产生的?如何为个人、企业和社会创造更多财富?

这些是经济学领域最重要和最古老的问题。纵观历史,经济学似乎很难回答这些问题。埃里克·班霍克的《财富的起源》提供了一些新的答案。这些新答案不仅来自经济学家的工作,也来自生物学家、物理学家、进化理论家、计算机科学家、人类学家、心理学家和认知科学家的工作。现代科学,尤其是进化论和复杂适应系统理论,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来看待这些长期存在的经济问题。

经济是人类进化成功的体现。

贝恩霍克在《财富的起源》中主张在解释财富时用复杂理论的经济进化理论取代传统的经济理论他指出,进化和经济不仅仅是类比关系,它们实际上是一种更宏大的现象——两种形式的复杂适应系统,其中独立的元素和部分相互作用,然后进行信息处理,使它们的行为适应不断变化的条件。免疫系统、生态系统、语言、经济、法律和互联网都是复杂系统应用的例子。

经济进化和生物进化是不同的:人类的计划和适应性使经济进化比生物进化更快、更有目的。但这仍然是一种进化。

我现在做的创新性研究主要是对经济增长和财富增长的研究,但也是一种对进化的研究。在我们早期对创新的研究中,我们首先研究了经济发展的规律。近年来,创新管理相对成熟,创新的经济进步不是很大。我也希望年轻的经济学家能够更多地参与到创新的经济研究中来,并且如何从经济学的角度考虑创新的要素,提出一个中国经济发展的新理论是非常有前途的。

今天的经济和财富是如何增长的?

经济是复杂事物中的奇迹。然而,没有人设计或管理它。如何创建这样一个系统?为什么复杂性会随着时间而增加?贝恩霍克认为这些问题的答案是可以找到的。经济是一个“具有适应能力的复杂系统”,其运行遵循与生物进化相同的逻辑——动态、主体、互动、涌现和进化。

市场是一个非常强大的进化机制,它是一个创新机器。技术创新,包括商业设计、物理技术和社会技术,是推动社会财富增长的绝对力量。

一、商业设计

首先是商业设计的力量。市场是一个不断演变和适应的动态系统。正如达尔文的进化论所说,适者生存,面对经济复杂性的指数增长——物联网、数字经济、信息社会和智能未来,无论是国家还是企业想要在残酷的商业竞争中取得成功,都需要首先形成一种进化的商业设计。

传统经济学是静态的,但实际上经济发展和企业发展不是被动和被动的,而是一个积极的、可设计的和开放的过程。我们可以像再造基因一样,主动构建国家机关和企业的业务体系和业务合作行为,重新设计的机制将更加完善和动态。

同时,现代经济的特征之一是其高度的复杂性,因此它也可以增加商业设计的复杂性以实现财富增长。我们知道,甚至像衬衫这样的低端产品也可能是西非棉花、印度尼西亚石油和意大利人使用美国计算机软件绘制的图案的组合。此外,现代经济中的产品数量惊人:埃里克·班诺克(Eric Bainhock)估计,在伦敦、东京和纽约等现代经济环境中,可能有100亿种不同的产品和服务。商业设计越多样化,财富增长和技术创新的机会就越大。

第二,物理技术

物理技术是指在促进财富增长方面效果最明显的硬技术创新。

“硬”是指技术含量和关键技术的突破。例如,突破传统芯片设计和关键技术,如药物研发、材料研究和化学技术,具体来说就是三个“硬”——新材料、新产品和新工艺,这也是熊彼特创新的主要内容。

彼得·德曼德斯(Peter Demandes)曾大量描述了人工智能、无限计算能力、数字制造、纳米材料和合成生物学等创新技术的指数增长,指出这些物理技术将使人类在未来20年取得巨大成就,这将远远超过过去200年取得的成就。很快,我们将能够满足地球上所有人的基本需求,并很快能够走得更远。富裕的时代指日可待。

然而,光靠物理技术是远远不够的,需要社会技术的协同创新。因此,我一直强调我们不仅要关心信息物理,还要关心社会物理。

三.社会技术

最后是社会技术,即社会网络和合作通信技术。如法治体系、银行体系、经济透明度、腐败等等。

许多人认为国家财富的主要决定因素是自然资源、政府政策和国家物理技术的发展水平。事实上,研究表明情况并非如此。一个国家和其他国家的社会和技术条件比国家物理技术的发展水平重要得多。即使是资源少、政府能力弱的国家,如果拥有强大和发达的社会技术,也能取得相当好的结果。因为社会技术的进化意味着和平、爱和理解,以及更平稳和谐的合作。

每个领域的发现可以为其他领域提供可能性,因此社会技术空间实际上是与物理技术空间一起进化的。

埃里克·班霍克(Eric Bainhocker)说:“社会技术是我们组织起来获取合作利益的方式。物理技术将与社会技术一起发展,物理技术的创新将使新的社会技术诞生,就像化石燃料技术使大规模生产模型问世,或者智能手机使共享经济模型得以建立。反之亦然,社会技术也将催生新的物理技术。例如,如果没有全球供应链,乔布斯不可能制造出智能手机。”

如何在中国进行创新?

我曾经提出一个整合创新的框架,它与三大技术力量相吻合。商业系统是经济进化的支柱,物理技术和社会技术是两个支撑结构,从而形成一个非常完整的动态闭环。此外,我们还需要跳出短期经济增长和衰退的摇摆曲线,将创新视为一个整体和一个系统。

虽然创新的本质是共同的,但中国和西方在具体的创新模式上有很大的不同。西方创新主要采用熊彼特范式,倡导技术创新至上,创新的主体是企业家。

中国式创新不仅突破熊彼特的范式,而且超越了强调学习和模仿的东亚创新模式和注重草根的南亚简单创新模式。事实上,中国的创新走群众路线是非常重要的。每个人都可以独立创新。这样一条大众线利用大众市场创新,不知不觉地使中国的创新非常好,特别是基于互联网的服务创新。

根据迈克尔·波特的划分,一个国家的发展分为四个阶段,即要素驱动、资源驱动、创新驱动和财富驱动。中国现在正从要素驱动和资源驱动转向创新驱动。我认为这本书《财富的起源》已经为中国走向财富驱动的思想框架做好了准备。

标题:“财富的来源”

作者:[英语]埃里克·贝霍克

出版社:湛卢文化/浙江人民出版社回看搜狐

负责任的编辑: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